法官爸爸 法外柔情:审结千余涉未成年人案无一改判-

2016-12-17 23:25

  9年审结涉未成年人案1300余件无一发回改判

  “法官爸爸”顾薛磊的法外柔情

  人物档案

  顾薛磊,1997年7月进入法院工作,现任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法院少年审判庭副庭长。先后获得全国维护妇女儿童权益先进个人、全国优秀法官、全国法院党建先进个人、上海市先进工作者、上海市第十七届十大杰出青年等多项荣誉称号。

  □ 本报记者  刘子阳  文/图

  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法院少年审判庭副庭长顾薛磊的办公室里,唯一的相片是他和一个小男孩紧紧拥抱在一起。这个孩子叫敏敏,和他非亲非故,是顾薛磊帮助过的300多名未成年人中的一个。

  2007年,顾薛磊主动请缨来到少年审判庭,从此与孩子结下不解之缘。从事少年审判工作9年,他审结了各类涉未成年人案件1300余件,无一发回改判。他是孩子口中的“法官爸爸”,是民政、街道部门眼中的“化缘法官”。

  顾薛磊的每一份判决书,不仅让当事人感受到法律的威严,更体会到法外的柔情。他说:“我也是个父亲,见不得孩子受苦。在保护未成年人权益方面,怎么做都不为过。”

  甘当未成年人的“保护神”

  敏敏3岁那年父母离异,与爷爷奶奶相依为命。上天并未眷顾这个不幸的孩子,年幼的敏敏被诊断为白血病,情况危急。爷爷奶奶求救于孩子的亲生父母,却遭到无情拒绝。万般无奈下,老两口找到了顾薛磊。

  “法官就应该当未成年人的‘保护神’,否则法律和少年审判庭还有什么意义?”顾薛磊果断将敏敏的爷爷奶奶作为指定代理人,以敏敏的名义提起诉讼,请求判决敏敏的父亲承担教育和抚养义务,支付拖欠的生活费,并和敏敏的母亲共同承担孩子的医疗和护理费用。

  面对故意藏匿的敏敏父亲,顾薛磊当起了“侦探”,到处打听线索,冒着酷暑在当事人可能出现的地点连续守候。

  开庭当日,敏敏的父亲以没钱为由,提出让孩子跟他去江西打工再治疗。顾薛磊事先掌握了当事人的财产线索,敏敏爸爸名下一套动迁房的份额得以留给孩子作为看病的费用。这一判决,给了孩子生的希望。

  案子办结后,顾薛磊仍经常去医院看望敏敏,不时给孩子带去各种需要的东西。最让他动情的是有一天,顾薛磊告别敏敏走向门外,孩子不声不响跟在背后,一回头,敏敏突然说:“爸爸再见!”

  在社会各界的关怀下,敏敏经过6年的化疗,奇迹般地活了下来。因为长期住院治病,敏敏从未像同龄人一样上过学,顾薛磊马不停蹄地跑教育局、青保办,香港六和彩第128期开奖情况,解决了敏敏上学的难题。现在敏敏每天去学校上半天课,其他时间则由顾薛磊联系的志愿者为他补课。

  孩子的爷爷奶奶作出了遗体捐献的决定:“法官如此有心,我们无以为报,能为社会做一点善事,也算是把爱延续下去。”

  救助一对母女传递司法温情

  下班回家的路上,顾薛磊经常去西郊百联看看,那里有一对母女让他时常牵挂。

  2009年年初,在一个冰天雪地的日子,一名东北籍中年妇女刘某带着一个小女孩在长宁法院门口找到顾薛磊,为自己的女儿起诉前夫索要抚养费。

  孩子的生父哄骗孩子的母亲,说卖掉房子去换一套大房子,改善家里的生活条件。没想到办了离婚手续后,父亲卷走了全部房款,抛妻弃女逃之夭夭,导致母女俩无家可归。

  顾薛磊至今仍清晰地记得,一个神情恍惚的女子带着个五六岁的女孩来到法院求助,母亲要起诉孩的父亲,却连孩子的父亲去哪儿了都不知道。

  这位母亲曾患有双向情感障碍的精神疾病,按照法律规定,精神病患者不能作为未成年人的监护人起诉。那天,送走这对母女前,顾薛磊掏空口袋里所有的1000多元钱,塞到女孩妈妈的手里。

  顾薛磊告诉自己必须担当起保护孩子的责任,于是,他开始寻找立案的司法依据。经过半年多的努力,法院确认这位母亲在发病间隙可以行使孩子的监护权,立案成功,并由顾薛磊发起对母女俩进行司法救助。

  案子结了,但事情还没完。一天,顾薛磊下班后去看望摆地摊的母女。车远远停在马路对面,他看见女孩在雪地里来回穿梭,拿着气球卖力地向路人兜售。当最后一只气球卖出后,女孩欢天喜地地跑向正在为手机贴膜的母亲,把钱递给她。那一瞬间,顾薛磊的眼泪滚落下来,他拿起手机拍下这一幕,悄悄离去。

  “我想起了卖火柴的小女孩。我不愿看到火柴燃尽,悲剧发生。”之后的几年里,顾薛磊跑遍了派出所、城管、街道、精神病院,为母女俩的生计奔波。在他的努力下,母亲有了自己的小门面,孩子也顺利上了初中,他心里的一块“石头”总算落了地。

  为困境中孩子争取更多权益

  孩子的抚养费、救治费、父母的低保金……为缓解当事人焦灼的心情与打开看似无解的死结,给困境中的孩子争取到更多权益,他常去一些职能部门“化缘”,成了民政、街道部门都熟知的“化缘法官”。

  2011年4月,一位单身妈妈来到法院,讲述了她的心事。她与某已婚男子育有一女,之后另嫁他人又离异,导致女孩的户口无处挂靠。“孩子一天天长大,不能一直做‘黑’孩子。”单身妈妈最终将女孩生父告上法庭,要求解决女孩户口问题,并且支付抚养费。

  事实上,户口问题无法由法院判决解决,但顾薛磊认为,这是矛盾的核心,如果无法解决,当事人之间会争执不休,可能影响到女孩的成长。顾薛磊几次跑到公安局、派出所,不厌其烦地向工作人员讲述小女孩的特殊情况,请求他们能够特事特办,香港开奖现场直播结果,为女孩的成长作一些让步。

  办理户籍又不是法官的工作,说不定还会带来后遗症,很多人劝顾薛磊别多管闲事。顾薛磊却说:“我要的不仅仅是结案率,而是帮助当事人解决问题。”

  顾薛磊的诚恳最终感动了工作人员,将女孩作为特例,以未成年人的身份担任户主,挂靠在其母亲的一套自购房下。

  少年审判庭法官既管案前又管案后,又累又苦,为什么还干得那么热情高涨?面对一些人的不解,顾薛磊总是笑笑:“这可能就是我和孩子的缘分,只要孩子说一句谢谢,我就满足了。”